黑策

骨科好

排线都不会的咸鱼每天都在捶死挣扎(脸部轮廓改动)

【Thesewt】先生,您的外卖到了

政府官员/兼职外卖员

 

我@#¥%……&乱写的,这个脑洞,感觉要大改,还想写个后续,就是······懒

随意如我,等我大改


正文

 

说实话,忒休斯已经不是第一次想递辞呈了。如果不是他的工作没有辞职这一说法,他一定会把辞职信塞进格雷夫斯的嘴里,忒休斯冷酷的想。

他现在有点晕乎乎的,可能是低血糖。忒休斯想起奎妮下午拿来的点心,感觉胃更痛了。有个开面包店的男朋友了不起哦。

他脱力的坐在沙发上,连灯都懒得开,漆黑的大厅里只有指针走动的滴答声,他胡乱扯了个靠枕垫在身后,在一阵阵的胃痛中迷迷糊糊的几乎要睡过去。

在门铃响起来的时候,忒休斯满脑子还都是如何找到一个智商在线的助理、把国家安全会议报告糊到那个糟老头子的脑门上和意面……意面……!

忒休斯瞬间惊醒过来,他耳边回荡着一阵阵门铃和叫喊的声音。shit,忒休斯搓了把脸,他完全忘记自己还叫了外卖。

 

纽特现在很茫然,他已经按了好几分钟的门铃了,还喊了好几声,但是这家主人却毫无反响。他反复核对地址,没错啊。

他越来越觉得有些不对劲,半夜三更的,谁会在这么冷清的郊区叫外卖。外卖到的时候难道不应该迫不及待的出来拿吗?纽特有点慌,他咬着指甲,慢慢蹲了下来,脑子里逐渐出现了类似于变态色魔、电锯杀人狂、专在半夜挑年轻漂亮小男孩下手等画面。

他正想着要不要回去算了,楼道里的定时路灯突然灭了,眼前的大门发出哒的一声打开,纽特扶着头盔慢慢抬起头,漆黑的房间里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人,性别不明,年龄不明。

纽特的大脑瞬间当机,在对方试图向前走一步的时候发出了一声尖叫,直接把手里的外卖扔到了地上,然后像一头迅猛的豪猪一样进电梯。

 

忒休斯被这一身尖叫激的浑身汗毛倒立,他刚准备掏钱,对方就像见了鬼一样跑走了。

他打开灯,捡起了地上的东西,看到发票上写着,送餐员:纽特·斯卡曼德。

 

 

纽特骑着电动车一路狂奔。到餐馆的时候,他一句话都没说,闷头冲进了员工休息室。老板看见他脸色苍白的样子,大声的叫喊:“纽特!纽特!该死的!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纽特在休息室里不知所错的转了几圈,然后突然惊醒,手忙脚乱的脱掉衣服和头盔。他看见老板的脸从帘子后露出来,结结巴巴的抢先发言:“我我我我我……”

老板听的着急:“我什么!你说啊!”

纽特好不容易把舌头屡直了,急的脸越来越白:“我要辞职!!”

老板一头雾水,但还是立刻抓住了重点:“那把你刚才那单的钱拿来。”

纽特一懵,才想起来自己没收钱。

他疙疙瘩瘩的解释自己为什么没拿钱,并且诚恳的表示胖老板可以从自己的工资里扣。

老板冷哼一声:“那你这个月的工资没有了。”

看着纽特越来越不在状态,他好心解释了一下:“你这个月才干了几单,人家一餐饭钱就能抵上你的工资了。”

纽特很苦逼,他想说能不能换个人,但又想起来店里其他的送餐员都已经休假去准备圣诞节了,就他一个临时工。

然后他又想起他是要没钱吃饭养猫了才会在这个见鬼的时候出来打零工的。

纽特冷静道别,保证明天一定去把钱拿回来。

 

纽特做好了心理准备,在腰间挂上了一根L型金属管。他在楼下徘徊了好几圈,咬咬牙还是上了楼。

真是走运,忒休斯已经连续加班好几天了,他连回家的时间都没有,每天都只能趴在办公桌上眯一会儿。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家的门快被心急如焚的纽特给撬开了。

纽特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老板威胁他再不把钱拿来就让他滚蛋。

在两人时隔三天的第二次见面时,忒休斯一出电梯,就看见有一个人蹲在他的家门前,腰间别着根铁棍,鬼鬼祟祟的摸索门把手。

他一个箭步冲过去,把人扣倒在地上,厉声质问:“你要干什么!”

纽特被撞的七荤八素,下意识的回答:“拿钱。”

作为MI5的好员工,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忒休斯先生冷静的拿出手机报了警。

 

第三次见面只能是在警察厅了。忒休斯表示十分抱歉。

当他了解到纽特是MIT的在校本科生时,表示自己有一个临时助理的工作,希望作为补偿提供给纽特。

纽特听到工资时倒吸一口冷气,他觉得忒休斯身形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发出了金灿灿的光芒。

他愉快的接受了补偿,辞掉了送餐员的工作,成为MI5某主任的小助理。

 

至于最终后果,他现在怎么知道。

祝小雀斑生日快乐!

是Lily呀

emm

是真的不会画眼睛了QAQ

不要嫌弃呐QwQ

欢迎评论和指点

【thesewt】列车上的歌吟 (有pwp)

甜的,emm······还是要走外链

纽特侧身靠在窗户边,列车在行驶时有一下没一下的颠簸,阳光透过窗户上的玻璃打在他的脸上,光晕轻轻颤动。

忒休斯推开隔间门的时候,就看到他的弟弟头靠着窗户,纤细浓密的睫毛在柔和的阳光的轻吻下,像初生的蝴蝶试图振动的翅膀。

他轻轻关上门,门锁扣上的咔嚓声,皮鞋触碰地板的哒哒声和行李箱放在地上的啪嗒声,在火车的气鸣声和轮子转动的咔咔声响中细不可闻。

他几乎不自觉的带上浅浅的笑意,走近他的弟弟。忒休斯弯下腰,一只手扶在桌沿上,他低下头,凑近纽特,轻轻吻上了他的嘴唇。

纽特恍然惊醒,一瞬间看不清眼前放大的人脸。他急促的向后仰倒,直到倒听到对方哼笑一声才回过神。“哦,忒休斯!”他脸上满是讶异,还带着一丝羞涩。“你怎么在这儿,”他抿起嘴唇,小声抱怨:“还没有把帘子拉上。会有人看到的。”

忒休斯随手拨开单人床上堆叠的大衣和围巾,给自己腾出一小片空位坐。他拉过弟弟的手,指腹在手心擦过。纽特屈起的手指缩了缩,试图把手抽回来。

忒休斯从西装里拿出一朵紫色的鸢尾花放在他的手心。

纽特有些惊讶的拂过花瓣,花蕊里还残留着露水。“你去买花了?”纽特把花捧到眼前,嘟起嘴,用嘴唇摩擦湿漉漉的花瓣,很柔软。

忒休斯环住他的腰,把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回答道:“不,我在路边摘的。”纽特用手指拨弄了一下花,把它放到桌子上,笑道:“真小气。”他侧过头。讲话是呼出的温暖气体扑在忒休斯的脸上,忒休斯没有回答,直接吻住了他的嘴唇。

这回纽特没有后仰,他的手指抚上忒休斯的脸颊,温柔的回应了他。

唇齿交融间,两人都沉浸在对方的气息中。忒休斯吻过他的鼻尖,他脸上小小的雀斑,最后印在他扑腾的睫毛上。

他们许久未动,互相沉浸。

车厢外突然响起的咄咄的敲门声,纽特突然惊醒,他一把推开忒休斯,脸蹭的一下变得通红,他低下头,双手捂住脸,从指缝中漏出懊恼的声音。

送餐员在门口礼貌的询问他是否需要一些点心和饮料。帘子在列车的晃动中已经半掩起来,她没有看到里面发生了什么,只是在被谢绝后有些疑惑单人卧室车厢里为什么会有两个人。

忒休斯送走了送餐员,顺手把窗帘拉的严严实实的,锁上了们。

纽特还在用力搓着脸,好像这样就能让温度退下去。然后他就被按倒在了卧铺上。

是车了没错


走这里AO3(我!终于注册好了)

 

欢迎评论

换了石墨的链接还有AO3的,如果看不了我再改改

【thesewt】卡萨布兰卡 第二章 烈火(下)

第二章烈火(下)

     什么都有可能停止,只有战争不会。

     忒休斯在颤动的大地上匍匐前进,他的脸上都是污泥和血迹,他的手肘推开残骸,膝盖碾过混着弹壳和血浆的泥土。

     黑色的烟雾笼罩了战地的上空,遮住了光,也遮住了希望。没有尽头,没有结局。忒休斯咬着牙,任子弹从他的脸颊划过,留下一道浅色的血痕。

     他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有利的射击点,可能是倒塌的房屋,可能是残破的草垛,也可能是堆叠在一起尸体。

     耳边是分不清敌我的嘶吼与鸣叫,眼前是血色的世界。他用力握住自己的枪,瞄准那些晃动的人影。有时候能打中,有时候会偏掉。他什么也听不到,所有的感官,只能接受那些不断死去的人,像被狠狠坼裂的纸片,一瞬间戛然而止。

     偶尔他能看见那些被机油和黑泥掩盖的脸,年轻的脸,眼中还有光。他们还在期盼着胜利和结束,就像他的弟弟,他的纽特,他的阿尔忒弥斯,即使开始了解战争的残酷,却也天真的期盼未来,期盼着他的回归。

泥块和砂砾在炮弹的冲击下成片成片的飞溅到空中,像冰雹一样洒落到忒休斯的身上。

冲在前面的士兵不断的倒下,然后被人踩踏过去。忒休斯开始恍惚,他浑身僵硬,外界的声音开始模糊。他绊倒在一句鲜活的尸体上,他的脸正好凑到那双眼睛前,那只明亮的瞳孔还没有合上,就被血污覆盖。

忒休斯抬起僵硬的手,他的手指已经无法弯曲,只能堪堪按住他的额头,慢慢的合上他的眼睛。

忒休斯突然想要哭泣,也想要笑。他感到一阵阵的作呕,可是张开嘴,只有血液流进。他深处地狱,还好另一个人还在人间。

没有一个奔跑在战场的士兵分得清白天与黑夜,没有人知道这场战役持续了多久,只有冲锋,只有不断前进,踩着断裂的枪支,踩着同伴与敌人的尸体,只有看到天空,或是大地,或是那些在眼前留下一道道残影的脚时,才知道是结束。

 

 9月9日,德国第1、2集团军被迫后撤。德军在其他地段虽然略占上风,但鉴于第1、2集团军所面临的势态,德军总司令于10日下令全线停止进攻,搬至安萨登至曼菲德一线。

 

 

 

 忒休斯躺在地上,无法动弹,头顶是破败的帐篷,能从里面看见被黑烟笼罩着的天空。他失神的任血水布满整只小腿,没有力气去把子弹挖出来。

他的嘴唇颤动,忽然从眼角落下一滴泪来。

忒休斯挣扎着翻过身,脸颊贴在地上好一会儿。他咬着牙,撑起手臂,用手抵在地上,一下一下把自己挪到行军包旁边。他从包里艰难的摸出笔和纸,把手上的污渍在衣服上蹭掉。

他用无法弯曲的手指扭曲的扣住笔杆,在黄色的信纸上写下几行字。

 

至亲爱的阿尔忒弥斯

        暂取上风。

        一切安好。

沿着哥哥的战争时间线走下去

欢迎评论

【thesewt】卡萨布兰卡 第二章 烈火(上)

第二章  烈火(上)

   

忒休斯从梦中惊醒,耳边是炮弹落在地上的爆炸声。

有人在帐篷外嘶吼,破裂的声音夹杂在震耳欲聋的爆破声中。和衣而躺的士兵们冲出营地,迎接新一轮的战役。

夜幕被火光照亮,到处都是混乱奔跑着的人。忒休斯握紧手中的枪,和别人一起冲上前线。

大地的震动让沟壑里的泥土不断跳跃下落。忒休斯趴在战壕里,瞄准对面鲜活脑袋。子弹飞射,血浆迸溅。他抿紧了嘴唇,紧紧扣住手中不断后推的步枪。

 

 

在英国宣战后,忒休斯是第一批踏上战土的巫师。他们隐藏在麻瓜中间,收敛自己的魔法,端起沾满了血的枪支。

忒休斯还能记得自己第一天踏入营地,他的上士,约瑟夫·维恩,递过来一把沾着血的步枪。“他刚死了,”上士先生说,“脑浆溅了一地。”他抬起疲惫的眼睑,说:“还行吧,挺痛快的。”忒休斯接过这把枪,握住它还发烫的枪管。“勒贝勒1896年式,”约瑟夫继续说:“希望你很擅长,”他转过身摆摆手,“别死的太快。”

第四天,他扛着约瑟夫凉透了的尸体扔到他临时挖的土坑里。挖了几抔土洒在他的脸上。挺痛快的,还有什么比直接打穿喉咙更舒服的呢。

忒休斯无意识的揉搓着手上的泥土,他终于感到寒冷。

他真正成了一个士兵。

 

 

这是他离开家的第六月。

小规模的战事告一段落。他背着枪越过战友,踏进营帐。

忒休斯从自己的包里摸出一张纸和一只圆珠笔。圆珠笔出水总是不太流畅,他把笔尖凑在裤腿上用力滑动了两下,继续写信。

 

亲爱的阿尔忒弥斯:

很抱歉没能及时回复你的问候。

我一切安好。

鉴于消息无法及时传达,对于你穷追不舍的问题,我进行了一个简洁概括。我们暂时取得了一些小成就——我们与法国的第五集团军从对方的防御间隙地带穿过,形成对对方第一集团军的包围势态。(这要得益于对方指挥漏洞,竟然空出了大约50英里空白地带,难以置信,这种低级漏洞。)目前战事处于持平状态。

我真诚的希望你能劝慰妈妈,我现在四肢健全,状态良好。她不必整日为我担忧。

从你不在询问我战争何时结束这种问题看来,我想我已经不必继续安慰我的小男孩了。唯一令我感到遗憾的是,我无法直面你的成长。事实上,我宁愿你不要那么聪明。

我不知道接受现实对你来说有多么痛苦,但我知道战争还在继续。我想现在唯一能使我感到宽慰的,就是你按时寄来的信了。

不知道你在家养小精灵再分配办公室干的怎么样,我猜这个工作平静而又稳定,在这种动乱的时期是再好不过了,父亲母亲也一定很乐意能看到你安全的待在伦敦(鉴于你在每封信中都要抱怨这个无聊而可恨的工作,我不得不为它说点好话,哪怕能让你得到一丁点的认同,就算是为了他们)。

再次重申,我一切安好。

我很想念你,还有父亲和母亲。

                                                                                                    你的

                                                                                                     忒休斯

 

 

忒休斯把笔塞进行军包里。他拿起枪,准备把信交给通讯兵。

他掀开帘子,到处都是在燃烧。忒休斯踩着污秽的泥土,穿过栅栏,眼前烟雾弥漫。他想起了那个还未做完的梦。

那条长街,还有那个看不清脸的女孩。

先写战争吧。

那个,产量挺少,大家有兴趣看看吧。

欢迎评论。

【thesewt】卡萨布兰卡 白雾

第一章   白雾

   有人在轻声哼唱,透过看不见的浓雾。绰绰倩影朦胧的在长街的另一头时隐时现。她提着裙摆,跳着不知名的舞步,噔噔嗒嗒的撞击声沿着石板穿透白雾。宽大的裙摆随着舞步晃动,一层层拨开雾气。

她停下脚步,似乎有些疑惑。裙摆从指间滑落,她把双手背到身后。柔美的卷发随着轻幅地歪头滑落到胸口。

忒休斯看不清她的脸。她背着光,不动作,也不讲话。忒休斯向前迈了一步,看见她轻轻地颤抖了一下。

歌声还在回荡,在空旷又寂静的长街上,即甜美又诡异。

忒休斯缓缓的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她仿佛受惊一般,向后微微仰身,但没有挣脱。

他垂下眼帘,似乎在挣扎什么。

终于,忒休斯抬起左手,指腹在她的脖颈的皮肤上触碰摩擦。她颤抖的愈发厉害,偏过头,似乎要躲开抚摸。忒休斯慢慢抚上她的脸颊手指插入她的头发,抚摸她的嘴角。

他好像凝固在这里,右手像铁链一样锁住她的手腕,他痛苦的喘息着,颤抖着,眼中满是绝望。

最终,手指在她的唇瓣上滑过,忒休斯凑近她的脸,想要吻上她的嘴唇。

在这一刹那,忒休斯迎着光,看见了她的眼睛。

那什么,没有存稿,不定期更新

就是交点党费

欢迎评论 

戴朵花花跳舞舞:

政策是没有错,只是不应该针对bl圈,太太们都避避风头吧,这些为了钱的人真的太恶心了,连接吻举报了都会被删的,助各位的粮都平安吧,不要让自己辛辛苦苦肝出来的粮变成举报人口袋里的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