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兄弟,喜欢刀吗?

微光

微光

 

“Mr.Odinson,该做化疗了。”

“……好。”

 

 

 

“去打棒球吗?”

“不,我要回家。”

“你最近怎么啦,不会是交了女朋友吧?Loki。”

“Piss off。”Loki转过身,没心思和背后调笑他的人还嘴。

三两步跨进家门,母亲在院子里打理灌木,看到他跑上楼梯,提声呼喊:“Loki!没有去打球吗?”Loki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嗯!”。他走的很快,楼梯在脚下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

他推开房门,书包被随意扔在地上,发出沉重的声响,他扑到床上,打开笔记本,迫不及待的发出一条信息:“今天过得怎么样?”

对方没有回答,Loki有些焦急,他无聊的躺倒在床上,指甲无意识的抠着被面,发出搓搓的声音。他转过身,下午的阳光透过窗外树叶的间隙撒在他的脸上,也零零地散落在白色的床单上。光线些微晃到了眼睛,Loki合上眼,满是柔软的橙黄色。

 

黄油先生是在一个与现在相同的下午给他发了第一条信息,他现在还可以清楚地记得每一个字——亲爱的朋友,我愿意用我生命所有余下的时光来换取你的一个微笑。

事实上,当时他并不惊喜,甚至觉得这个人脑子有问题。只是天性的好奇作祟,他忍不住回复了这个ID名叫黄油先生的人:“你没事吧。”语气甚至有些嘲讽。但对方显然不甚在意,依旧用温柔的语调回复他:“不,我很好,我现在十分愉悦,并且希望可以和别人分享这份感情。”

Loki忍不住抿起嘴角,淡淡的酒窝把他原本就生的俊美的脸衬托的漂亮,他轻哼出声,摸上键盘:“那可真是恭喜你,找对人了。”黄油先生迅速的回答:“棒极了,你一定很灵巧,也很聪明。”

Loki忍不住笑出声,这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评价他。每一个打量过他的人,总觉得聪明是无疑的,但总归是狡诈更加贴切他。他放松下来,慵懒的靠在床头,指尖轻点:“我也这么认为。所以,这位先生,你到底想分享什么快乐的事情的?”

黄油先生这次没有立刻恢复,Loki看见窗口断断续续的跳动着对方正在输入的提示,更加好奇。

最终回复还是被发上来了:“希望你不要介意,事实上我刚结束一个手术,并且幸运的活了下来”

“所以,你知道,我正躺在病床上和你聊天。”

 

“别介意。”

 

“我”

 

“就是”

 

“别介意”

 

Loki沉默的看这几条信息,他有些意外。但他毫不迟疑的回复黄油先生:“不,这很好,恭喜你。”他垂下手,抬头望着房顶,心想,这个世界上大约还是有很多悲惨的人,很多,现在他碰到了其中的一个。

唯一可幸的是,这个人应当很乐观······也可能是神经粗大。

 

那个下午,他和黄油先生聊了很多,从他最喜欢的拉丁语,到黄油先生最喜欢的山地车,到学校的棒球队有时候真是狗屎极了,到黄油先生吐槽那个给他换药的护士手法简直只够缝感恩节的火鸡。

直到太阳完全收敛光芒,直到黄油先生发给他一个抱歉的表情,遗憾的告诉他自己必须去做治疗了,就算他长的很帅,护士也不愿意第四次来催促。Loki才合上电脑,慢慢的回忆一下午的时光,直到意识松散,沉沉睡去。

 

 

“叮”

Loki连忙睁开眼,扑到电脑前。

“很好,我是说,十分不错,我觉得自己在很快的好起来。抱歉,今天太阳很好,暖和,我睡着了,没有看到。你呢,怎么样,调查报告写完了吗?”

Loki趴在被子上嗒嗒嗒的敲起键盘:“嗯哼,早写完了,我办事的效率可高了。”

黄油先生发给他一个微笑的表情,说,我的小男孩真厉害。

Loki忍不住把脸埋在被子里,勾起嘴角。他知道黄油先生为什么会这么称呼他,但他很喜欢。他享受这种被人拥有的感觉,这种被爱的感觉。

他趴在床上好一会,走了一会神。

 

这是他和黄油先生认识的第四年,一切都很棒,在逐年逐月的交流中,他已经体会到。那些隐秘而迷人的情愫,两个人都不愿意点明的感情,即使温暖而快乐,却不能证明什么。Loki早就不是从前那个幼稚的小男孩了,他清楚的明白自己想要的东西。他不愿意这样,一辈子只能对着屏幕,不敢跨过这雷池。

有一段时间他很迷惘,每天看着黄油先生发过来的问候,茫然地摸索着键盘,他的胃里几乎要抑制不住地倒出来很多东西,疑问,彷徨,不安,还有那么一些小心翼翼的期待。

 我好喜欢你,是那种一辈子的,永远扔不掉的喜欢,你,大概,是也喜欢我的吧,对吧?如果我问了,告诉我好不好?

他感到屏幕有时会模糊不清,遮住了黄油先生的话,他试着去擦掉这些水雾,但却怎么也擦不掉,直到脸上痒痒的爬过什么,才惊觉是自己的泪水。他低下头,用手掌捂住脸,那些水滴从指缝间溢出,滴落到地板上。

如果他不要呢,如果他只想一辈子有这样一个愿意永不见面的暧昧者呢?

那时候的Loki,是一个第一次遇见爱情的男孩,他总在自己偷偷的想,偷偷的为对方的几句话而快乐,也为埋在心底却不敢说出口的疑问而难过。宁可一个人在被子里悄悄的流眼泪,也决不肯说出口。

只是害怕,很害怕。如果他不爱我,怎么办。我将会永远失去他了。

那时候的Loki,是一个这样青涩的男孩,对未来充满惶恐,却对爱情抱有太大的渴望。

 

而现在的Loki,在两年的沉默与艰难中,已经清晰了自己的目标。

 

他撑起肩膀,认真的说到:“我马上就要上成年啦,再八个月,我就可以自己出国啦。”他咬了咬嘴唇,还是讲出了心里的话:“我想见见你,好不好。我可以自己过来,爸爸妈妈会同意的。”

Loki看着屏幕显示的已读的提示,却久久没有等来回应,他的手指有些僵硬。强撑起一抹笑意,安慰自己,对方大约是在忙,没时间回复吧。

原本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这种时候······

Loki觉得有点渴,他想自己应该去喝点水。他推开笔记本,瞳孔里没什么焦距。摸索着走到桌子旁,却忘了要干什么,只是恍惚地看着茫茫的天空。

 

 

 

 

 

Thor看着对方发来的话,陷入沉默。

当然,当然,这很好。他的小男孩已经长大了。

在这些暧昧不清的年岁里,他日日夜夜只能苦涩的试图掩藏自己的感情。但是这种感情,又如何在不断的言语中遮盖。

只是有些事情他无法不敢面对,也无法承认。

他骗了他的小男孩。

 

他一点也不好。

 

大概不行了。

 

Thor转过头,看镜子里干枯的自己,曾经的阳光与健康仿佛未曾存在过,只有这个奄奄一息的,还在垂死挣扎的人,眼眶通红,泪流满面。

他每天都心存侥幸。他时刻都做好了告别的准备。他也企图让男孩逐渐将他遗忘。

但是,真的,舍不得。

不想忘。

不敢忘。

 

在最痛不欲生的时候,又偏偏想到他。在真的挣扎不动时,又总是看见他。

这苟延残喘的日子里,只有他。

Thor想,自己大概是个很自私的人了。

他一字一字的敲下那个含着血的回答——好。

 

 

 

 

Loki仿若新生,跪在床边,无法说的幸福已将他吞噬。

他等待着那一天,那将他生命的再一个起点。

 

 

 

 

医生询问Thor是否要继续接受化疗,那已经没有太大的用处了,疼痛,昂贵,大概也只能再多活一点点时间。

Thor笑了笑,说要的。

他从怀里拿出一张信纸,拜托医生把这份遗书交给他的姐姐。

 

 

 

 

神志逐渐模糊,耳边是都是呜咽的声音,Thor动了动嘴唇,想说点什么。Hela低下头,泪水从她眼中滑落,她轻轻覆盖住弟弟的手,那只枯瘦的好似不像人类的手,低声承诺:“我知道,那个男孩······你放心。”

好安静,Thor想。他没有听到那些爆发出哭泣。有些灵魂可能已经抵达仙境。

 

而那个快乐的男孩,正在等待,即将到来的旅程。

 

 

就,一短片。

第一次写锤基,写的不够好,大家见谅

粗糙练手,第二张原图

虽然大家都秀过了,但我还是忍不住要发出来

【双豹组】让我爱你 1~6章百度网盘

先发一下试试,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

https://pan.baidu.com/s/1-FM5xspXu7nEdBIhb-BOyA

密码 v4gn


因为文档会被限制 ,所以用了压缩包,大家下载后解压一下就好啦

【双豹组】 让我爱你 通知一下小天使们

    图片和文章三天两头被屏蔽,累死了@_@
   我准备完结后发txt的链接,如果大家想看的话用百度网盘下载一下吧,之后就不一张张更了
抱歉抱歉抱歉啊T^T

【双豹组】让我爱你 第六章 下

最近在准备复读,好不容易有空更了下章,抱歉这么久呢

本章关键词:女装play  有肉的!真的有! 介意的小天使慎入
嗯⊙∀⊙!要评论!

石墨被禁了T^T

上图吧

PS,前面几篇的石墨也被禁了,有小天使说图片看不清,我重新字体扩大发了一遍,先看看吧

【双豹组】让我爱你 第六章 上篇

*······嗯······故事发展好像偏离了我的预想······嗯······算了······大家先看吧

*照例上篇情节下篇车

走着!

Ps 咳,那个,嗯,给我评论哟

正文

Erik扯过堆在床边的被子,裹住了两人赤裸的身体。他低下头,看男人没了清醒时的警惕和张牙舞爪的抗拒,乖乖的把脸埋在他的胸口,只露出带着泪珠的浓密卷曲的睫毛,因为Erik的动作而轻轻的颤动一下,像一只幼蝶般的纯美。

Erik拥紧了怀中的人,把下巴抵在T’challa的头顶。他没有沉睡过去,而是睁眼凝视着黑暗的天空,直到初日的微光划开深沉的阴影,打在金属质的窗沿,折射出的耀眼光线让他阖了阖眼,一个轻吻落在T’challa的发旋。

他轻手轻脚的走下床,在浴室简单的洗漱一下,又打来水将T’challa整理干净。弄完一切后,他从满地的衣服中翻出他的烟盒和打火机,离开房间,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点燃一支,开始沉思。

Erik抱着手臂,牙齿在滤嘴上缓缓摩擦,他深吸一口气,吐出烟雾笼罩了他的双眼,藏起了那如猎豹一般精炼的目光。

 

 

T’challa醒来时难得发现对方还留在房间里。他躺在床上,腰背酸痛的让他皱紧了眉头。他听见外间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是逐渐加重的脚步身,他偏过头,看见Erik站在床边。

男人居然换掉了那些浮夸的嘻哈风的衣服,金属项链和耳钉不见踪影,脚上的AJ也变成一尘不染的皮鞋,西装革履的样子让T’challa有一瞬间的惊讶。

Erik没有漏掉T’challa不解的神色,他把手中的另一套西装放在床头,问道:“我帮你擦了药,感觉好点了吗?”T’challa这才发现浑身清爽干净,后面没有往常一样火辣的痛感,昨晚被折腾的肿胀的前边也恢复正常。他垂下眼帘,避开Erik灼灼的视线,嗯了一声。“那就好。既然你醒了,就把衣服换好,我们要出门了。”听见这话,T’challa疑惑的抬头,还未等他出声询问,男人已经离开房间。

T’challa带着不解换好衣服,在浴室里洗漱,他出神的盯着镜中几乎要忘记的样子,精神,并且,高调。他抚摸着领结出神,直到一双手臂抱住了他的腰,后背贴上火热的胸膛时才回过神来。Erik在他的脖子上深吸一口气,温柔的吮吸了一下,这惹得T’challa耳尖忍不住泛红,太亲密了,他想,他们又不是情人。但这感觉该死的舒服,T’challa迷蒙的看着镜中两人紧贴在一起的样子,第一次没有推开Erik的想法。

当T’challa坐在副驾驶上时,才意识过来自己还没问出口的问题:“去哪里?”,T’challa有些紧张,在他握住了一些缥缈的东西后,和Erik的第一次对话让他很不自在,“我得回去工作了。”

“不,你不用再去了,我买下你了。”

    “什么?你说在什么?”看着T’challa一头雾水的样子,Erik忍不住笑出声:“哦,Kitty,你不会不知道吧?”T’challa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知道什么?”Erik挑起嘴角,发动汽车:“Covell 可不仅仅是个地下娱乐城,它是黑市的交易会所之一,所有的服务生都是他们的商品。”他瞥见T’challa张嘴想要反驳,轻哼一声:“给你的合同不过是张废纸。没把你卖了不过是觉得你还能要个更高的价钱”,他用力踩下油门,车子急速前行,“你应该庆幸没有要离开的念头,亲爱的,如果你敢逃跑,早就被打断腿轮到死了。”

Erik在红灯间隙,从内袋里拿出一张黑色的卡片递给T’challa,T’challa还未伸手接过就看见自己的名字被金色的颜料印在纸面上,他难以置信的夺过卡片,扫视一遍,冷汗从背后冒出。小卡片上细细的罗列出他的身份信息,连他的家庭背景,父母,妹妹等鲜为人知的信息都写在上面,卡片背面写着确认交易的字样,还有Killmonger的签名和Covell的印章。

T’challa咬紧了牙,把手中的卡片捏成一团,这算什么,他居然毫不知情的就被人卖掉。他冷笑一声:“所以呢,我现在是不是还要叫你一声主人?”

Erik摸摸鼻子,天真可爱的冲T’challa咧开嘴:“这倒不用。不过等会还是希望你能愉快的配合一下”,在T’challa一拳打过来之前及时补完下半句,“毕竟我可以有七天的无理由退货时间。”

T’challa黑着脸做深呼吸,以防自己失去理智不小心和Erik同归于尽。他自己生了会闷气,突然想到:“Killmonger是谁?”

Erik此时倒是心情舒畅,哼着歌回答到:“我在地下城的外号。”说完他自己先愣了一下,糟糕。幸好T’challa没有多问什么,而是沉默的靠在椅子背上,看车窗外流动的风景。Erik暗暗呼出一口气,还好T’challa没有多问。

T’challa心里却不平静:Killmonger。他绝对,绝对听说过······在父亲去世的那一晚。

 

******

T’challa走下车,站在门口。是一家律师事务所。T’challa愈发不解,他跟在Erik身后,走进一个办公室。

一个中年男人看见来者后微笑着站起来,走到Erik面前,两人亲切的拥抱一下。“Zuri,”Erik回过头,向T’challa简单介绍,“我的私人律师。”Zuri向T’challa点头:“你好,年轻人。”T’challa也点头示意:“你好。”他忍不住看向Erik,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Erik拉着他坐到椅子上,Zuri锁好门回到原来的位置。“就是他吗。”Zuri从玛格丽特雕像下的保险箱中拿出一份文件递给Erik,后者仔细的游览了一遍,放在T’challa的桌前,“嗯”,他回答道。

此时的T’challa完全没有在意他们的对话,眼前的文件封页上印着黑白分明的一串大字——财产赠予协议。

T’challa惊愕的看着这份协议书,在他要站起来质问时,一双有力的大手按住他的双肩,将他固定在椅子上。T’challa转头看向Erik,后者递给他一支笔,“把你的名字签上,” 他说。

Erik从后背俯身笼罩住他,第一次如此认真的对他说话:“我帮过你一次,现在该你帮我了。”

 

 

在T’challa签完名后,Erik并没有急着离开,他让T’challa等待一会,自己和Zuri走进隔间,进行了一次简短的交流。

Zuri递给他一杯茶,Erik摆手拒绝:“我不喝茶。”Zuri叹了口气,给自己到了一杯:“是啊,和你妈妈一样。”

Erik随意坐在沙发上,好像没有听见这句话。Zuri在他面前坐下,切入正题:“你不该让一个一无所知的人来参与这件事。”Erik听到这话,笑了笑:“不,你还没发现,” 他意有所指,“他是Black Panther。” 

Zuri皱起眉头:“他是一个平凡的人,甚至不及。”

Erik起身走向门,在他转动把手之前,回过头,声音低沉而不容置疑:“只是暂时的落寞罢了,你知道的,现在他有一个骑士了”Erik锐利的目光直视Zuri,“He is a k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