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策

骨科好

【thesewt】卡萨布兰卡 第二章 烈火(上)

第二章  烈火(上)

   

忒休斯从梦中惊醒,耳边是炮弹落在地上的爆炸声。

有人在帐篷外嘶吼,破裂的声音夹杂在震耳欲聋的爆破声中。和衣而躺的士兵们冲出营地,迎接新一轮的战役。

夜幕被火光照亮,到处都是混乱奔跑着的人。忒休斯握紧手中的枪,和别人一起冲上前线。

大地的震动让沟壑里的泥土不断跳跃下落。忒休斯趴在战壕里,瞄准对面鲜活脑袋。子弹飞射,血浆迸溅。他抿紧了嘴唇,紧紧扣住手中不断后推的步枪。

 

 

在英国宣战后,忒休斯是第一批踏上战土的巫师。他们隐藏在麻瓜中间,收敛自己的魔法,端起沾满了血的枪支。

忒休斯还能记得自己第一天踏入营地,他的上士,约瑟夫·维恩,递过来一把沾着血的步枪。“他刚死了,”上士先生说,“脑浆溅了一地。”他抬起疲惫的眼睑,说:“还行吧,挺痛快的。”忒休斯接过这把枪,握住它还发烫的枪管。“勒贝勒1896年式,”约瑟夫继续说:“希望你很擅长,”他转过身摆摆手,“别死的太快。”

第四天,他扛着约瑟夫凉透了的尸体扔到他临时挖的土坑里。挖了几抔土洒在他的脸上。挺痛快的,还有什么比直接打穿喉咙更舒服的呢。

忒休斯无意识的揉搓着手上的泥土,他终于感到寒冷。

他真正成了一个士兵。

 

 

这是他离开家的第六月。

小规模的战事告一段落。他背着枪越过战友,踏进营帐。

忒休斯从自己的包里摸出一张纸和一只圆珠笔。圆珠笔出水总是不太流畅,他把笔尖凑在裤腿上用力滑动了两下,继续写信。

 

亲爱的阿尔忒弥斯:

很抱歉没能及时回复你的问候。

我一切安好。

鉴于消息无法及时传达,对于你穷追不舍的问题,我进行了一个简洁概括。我们暂时取得了一些小成就——我们与法国的第五集团军从对方的防御间隙地带穿过,形成对对方第一集团军的包围势态。(这要得益于对方指挥漏洞,竟然空出了大约50英里空白地带,难以置信,这种低级漏洞。)目前战事处于持平状态。

我真诚的希望你能劝慰妈妈,我现在四肢健全,状态良好。她不必整日为我担忧。

从你不在询问我战争何时结束这种问题看来,我想我已经不必继续安慰我的小男孩了。唯一令我感到遗憾的是,我无法直面你的成长。事实上,我宁愿你不要那么聪明。

我不知道接受现实对你来说有多么痛苦,但我知道战争还在继续。我想现在唯一能使我感到宽慰的,就是你按时寄来的信了。

不知道你在家养小精灵再分配办公室干的怎么样,我猜这个工作平静而又稳定,在这种动乱的时期是再好不过了,父亲母亲也一定很乐意能看到你安全的待在伦敦(鉴于你在每封信中都要抱怨这个无聊而可恨的工作,我不得不为它说点好话,哪怕能让你得到一丁点的认同,就算是为了他们)。

再次重申,我一切安好。

我很想念你,还有父亲和母亲。

                                                                                                    你的

                                                                                                     忒休斯

 

 

忒休斯把笔塞进行军包里。他拿起枪,准备把信交给通讯兵。

他掀开帘子,到处都是在燃烧。忒休斯踩着污秽的泥土,穿过栅栏,眼前烟雾弥漫。他想起了那个还未做完的梦。

那条长街,还有那个看不清脸的女孩。

先写战争吧。

那个,产量挺少,大家有兴趣看看吧。

欢迎评论。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