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策

骨科好

【thesewt】卡萨布兰卡 第二章 烈火(下)

第二章烈火(下)

     什么都有可能停止,只有战争不会。

     忒休斯在颤动的大地上匍匐前进,他的脸上都是污泥和血迹,他的手肘推开残骸,膝盖碾过混着弹壳和血浆的泥土。

     黑色的烟雾笼罩了战地的上空,遮住了光,也遮住了希望。没有尽头,没有结局。忒休斯咬着牙,任子弹从他的脸颊划过,留下一道浅色的血痕。

     他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有利的射击点,可能是倒塌的房屋,可能是残破的草垛,也可能是堆叠在一起尸体。

     耳边是分不清敌我的嘶吼与鸣叫,眼前是血色的世界。他用力握住自己的枪,瞄准那些晃动的人影。有时候能打中,有时候会偏掉。他什么也听不到,所有的感官,只能接受那些不断死去的人,像被狠狠坼裂的纸片,一瞬间戛然而止。

     偶尔他能看见那些被机油和黑泥掩盖的脸,年轻的脸,眼中还有光。他们还在期盼着胜利和结束,就像他的弟弟,他的纽特,他的阿尔忒弥斯,即使开始了解战争的残酷,却也天真的期盼未来,期盼着他的回归。

泥块和砂砾在炮弹的冲击下成片成片的飞溅到空中,像冰雹一样洒落到忒休斯的身上。

冲在前面的士兵不断的倒下,然后被人踩踏过去。忒休斯开始恍惚,他浑身僵硬,外界的声音开始模糊。他绊倒在一句鲜活的尸体上,他的脸正好凑到那双眼睛前,那只明亮的瞳孔还没有合上,就被血污覆盖。

忒休斯抬起僵硬的手,他的手指已经无法弯曲,只能堪堪按住他的额头,慢慢的合上他的眼睛。

忒休斯突然想要哭泣,也想要笑。他感到一阵阵的作呕,可是张开嘴,只有血液流进。他深处地狱,还好另一个人还在人间。

没有一个奔跑在战场的士兵分得清白天与黑夜,没有人知道这场战役持续了多久,只有冲锋,只有不断前进,踩着断裂的枪支,踩着同伴与敌人的尸体,只有看到天空,或是大地,或是那些在眼前留下一道道残影的脚时,才知道是结束。

 

 9月9日,德国第1、2集团军被迫后撤。德军在其他地段虽然略占上风,但鉴于第1、2集团军所面临的势态,德军总司令于10日下令全线停止进攻,搬至安萨登至曼菲德一线。

 

 

 

 忒休斯躺在地上,无法动弹,头顶是破败的帐篷,能从里面看见被黑烟笼罩着的天空。他失神的任血水布满整只小腿,没有力气去把子弹挖出来。

他的嘴唇颤动,忽然从眼角落下一滴泪来。

忒休斯挣扎着翻过身,脸颊贴在地上好一会儿。他咬着牙,撑起手臂,用手抵在地上,一下一下把自己挪到行军包旁边。他从包里艰难的摸出笔和纸,把手上的污渍在衣服上蹭掉。

他用无法弯曲的手指扭曲的扣住笔杆,在黄色的信纸上写下几行字。

 

至亲爱的阿尔忒弥斯

        暂取上风。

        一切安好。

沿着哥哥的战争时间线走下去

欢迎评论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