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策

骨科好

【thesewt】列车上的歌吟 (有pwp)

甜的,emm······还是要走外链

纽特侧身靠在窗户边,列车在行驶时有一下没一下的颠簸,阳光透过窗户上的玻璃打在他的脸上,光晕轻轻颤动。

忒休斯推开隔间门的时候,就看到他的弟弟头靠着窗户,纤细浓密的睫毛在柔和的阳光的轻吻下,像初生的蝴蝶试图振动的翅膀。

他轻轻关上门,门锁扣上的咔嚓声,皮鞋触碰地板的哒哒声和行李箱放在地上的啪嗒声,在火车的气鸣声和轮子转动的咔咔声响中细不可闻。

他几乎不自觉的带上浅浅的笑意,走近他的弟弟。忒休斯弯下腰,一只手扶在桌沿上,他低下头,凑近纽特,轻轻吻上了他的嘴唇。

纽特恍然惊醒,一瞬间看不清眼前放大的人脸。他急促的向后仰倒,直到倒听到对方哼笑一声才回过神。“哦,忒休斯!”他脸上满是讶异,还带着一丝羞涩。“你怎么在这儿,”他抿起嘴唇,小声抱怨:“还没有把帘子拉上。会有人看到的。”

忒休斯随手拨开单人床上堆叠的大衣和围巾,给自己腾出一小片空位坐。他拉过弟弟的手,指腹在手心擦过。纽特屈起的手指缩了缩,试图把手抽回来。

忒休斯从西装里拿出一朵紫色的鸢尾花放在他的手心。

纽特有些惊讶的拂过花瓣,花蕊里还残留着露水。“你去买花了?”纽特把花捧到眼前,嘟起嘴,用嘴唇摩擦湿漉漉的花瓣,很柔软。

忒休斯环住他的腰,把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回答道:“不,我在路边摘的。”纽特用手指拨弄了一下花,把它放到桌子上,笑道:“真小气。”他侧过头。讲话是呼出的温暖气体扑在忒休斯的脸上,忒休斯没有回答,直接吻住了他的嘴唇。

这回纽特没有后仰,他的手指抚上忒休斯的脸颊,温柔的回应了他。

唇齿交融间,两人都沉浸在对方的气息中。忒休斯吻过他的鼻尖,他脸上小小的雀斑,最后印在他扑腾的睫毛上。

他们许久未动,互相沉浸。

车厢外突然响起的咄咄的敲门声,纽特突然惊醒,他一把推开忒休斯,脸蹭的一下变得通红,他低下头,双手捂住脸,从指缝中漏出懊恼的声音。

送餐员在门口礼貌的询问他是否需要一些点心和饮料。帘子在列车的晃动中已经半掩起来,她没有看到里面发生了什么,只是在被谢绝后有些疑惑单人卧室车厢里为什么会有两个人。

忒休斯送走了送餐员,顺手把窗帘拉的严严实实的,锁上了们。

纽特还在用力搓着脸,好像这样就能让温度退下去。然后他就被按倒在了卧铺上。

是车了没错


走这里AO3(我!终于注册好了)

 

欢迎评论

换了石墨的链接还有AO3的,如果看不了我再改改

评论(8)

热度(279)